武器库事发两个小时之后,高飞虎在浴室里面哼着歌,先是将泡沫涂抹在脸庞上面,然后得意的用剃须刀刮着胡须,他要特意的留下两缕垂落的八字胡,接着他很满意的对着镜子展现了自己健硕的身材,然后悠闲哼着歌走出去接通了电话。

  这通电话,让他所有的悠闲和得意全部都在瞬间烟消云散。

  身为镇守仓库的大将,他的确知道阿布寨身后仓库里面的武器全部都是假的,但是他并不知道你真正的武器存放在哪里,听到萧沧海失踪的消息,他心急如焚,因为沧海并不是做事情这么鲁莽的人,他失踪必然是出事情了。

  他几乎是调动了在卡萨镇里面所有的战士们去搜寻萧沧海的迹象,但是脸上的表情从期待慢慢的变成失望,最后甚至愤怒的不停的狂呼。

  事到如今,他只能够打电话给帝诺雨,将情况如实汇报过去。

  “快…快…”,阿布寨的灯火顷刻间通明了起来,接着高飞虎带着一大群人杀气腾腾的冲锋了出去,然后指着熊焰说道“寨子就交给你来看守了,一定要给我看好,不然的话,我管杀不管埋。”

  车队从阿布寨里面疯狂的前进,穿越城镇,大群大群的战士们来到萧沧海存放武器的那个地方的时候,看到这里有很多战斗痕迹,高飞虎看向那个巨大的铁棚。

  “老大,要打开吗?”,有战士问道。

  高飞虎捂着脸喊道“打开吧。”

  武器库的门开启,里面空荡荡的,所有被高山族打造出来的武器,在瞬间被搬空,高飞虎的出现了一如既往失望的表情后,看了看地面上,那个泡面的铁锅,气愤的一脚踢过去,“当当当…”铁锅飞舞出去,里面的泡面已经被蝎子吃完了。

  “啊……”,高飞虎握着拳头发出一声狂怒的怒吼,吼声震天,这是什么事儿?怎么瞬息之间局势就完全改变了捏?他还要吼几声的时候,从武器库里面一个战士奔跑出来“老大,有张字条。”

  字条?高飞虎猛然的转过身接过来。

  上面写着:辛苦了,落款是蛮荒·蝎子。

  看高飞虎嘴型说的话,绝对跟天蝎的十八代祖宗有关,只看到他脸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暴突而起,然后一边狂怒着将字条撕着一边狂怒“蝎子,怎么可能会是蝎子?他是啥时候来到这里的我都不知道,难道在他的心中,我高飞虎,就是这样一个愚蠢无能的笨蛋吗?他绝对是这么想的,他留下字条就是为了向我们示威,就操个妈。”

  他将撕碎的字条猛然的扔向天空中,身边的无数人纷纷的抬起头,一个个的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光芒,这件事情,时机、巧合、算计都太过于完美了,让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反映。

  又是一个战士从武器库里面跑出来:老大,还有一张字条。

  还有?

  眼神血红的高飞虎连忙接过来,上面写着:

  很生气是吗?但是愤怒是没有意义的,怒吼之后,胜者依然是胜者,无能的人只能够仓皇的收拾残局,别找了,没有字条了,别大喊大叫了,好好想想自己的立场吧。

  高飞虎的身体疯狂的颤抖着,而后突然“噗…”的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,身体站立不稳的后退几步,而后直接栽倒在地上,无数人纷纷的上前想要搀扶他起来,高飞虎摇摇头“被耍了,在他面前,我就像是个傻瓜一样,天好黑呀,我有点想要回家。”

  老大这是怎么了?怎么突然就懵逼了?无数人纷纷不得其解的时候。

  高飞虎摇摇头让着自己清醒,该面对的事情还是要面对,他点燃了一根烟酝酿好怎么汇报后拨通了帝诺雨的电话,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讲整件事情:就是这样,在密林的不远处发现了一座新的坟墓,墓碑写的是萧沧海,老大,您骂我吧,这样我的心里面好受点。

  他闭上眼睛将手机拿远点,已经做好准备接受帝诺雨的雷霆怒火,但是帝诺雨反而非常平静的说道“我怎么会骂你呢,阿虎。”

  “老大,您…”,高飞虎有些感动的捂住嘴。

  “你身边有刀吗?如果有的话,自己看着办。”,帝诺雨的话让高飞虎的身上升起一层鸡皮疙瘩,他充满了凉意的时候,帝诺雨突然怒吼“你这个蠢货,在哪里大吼大叫有什么用?那些武器,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被彻底的带走,马上监控飞出去的运输航班,控制机场,在事情还没有完全演变到无法收场的地步的时候,赶紧做一些补偿。”

  帝诺雨激动的说道“给我尽白色政府一切最大的努力,挽回!要不然,我就把你丢到湄公河去喂鳄鱼。”

  好,好的老大,高飞虎也想起来,那毕竟是一整个仓库的武器呀,就算是被带离开了,也是有迹可循的,挂断电话的他马上动员一切人脉,以及一切能够利用的资源,自己也是身先士卒的冲锋在最前线。

  正当白色政府这边紧锣密鼓的不断的想要做一切补偿的时候,一辆行驶在路上的车辆里面,蝎子拿起盒子里面的蛋挞吃了一口“恩,味道真的很好。”,然后给凌统喂了一个,凌统点点头表示同意的时候,认真的问道“哥,为什么要留下字条呢?把他们耍的团团转不好吗?我觉得这样的计划,稍微显得有些不完美,我们可以做到让他们连是谁抢走了武器都不知道的地步。”

  喝着热气腾腾奶茶的蝎子看了身边的凌统一眼,微微一笑。

  车辆在空旷的街道上面移动着,凉风习习,分外惬意,尤其是事情成功后的那种喜悦感,更是增添了几分助兴,因为这里夜宵很少的原因,蝎子突然看到了一个卖着烧烤的小摊,车辆移动过去烤了很多肉串,顺便要了几瓶啤酒,吃着肉串,喝着啤酒,蝎子的脸上有很少能够看到的轻松表情。

  “哥。”,凌统还在问着“为什么不那么做呢?让他们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。”

  其实蝎子以前的性格是非常的沉默寡言的,只喜欢做事情,话不多,但是从天门的环境换到了蛮荒的环境之后,可能是环境原因,但是更多的,则是因为自己是一个人的丈夫,身边有很多,需要听从自己意见或者建议的小兄弟,他们都是以后蛮荒的栋梁,自己是不可能那么厉害,一个人管理一个国家的,想要让蛮荒辉煌,必须这批年轻力量起来。

  能够帮多少,他会尽量帮,能够带多少人出来,他就尽量带,能够教多少,他就尽量教。

  可蝎子发现,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他自己也会进步,这就是为什么他对沧海说“我没必要去改变那些对我有益的改变。”,所以他尽管不喜欢说话,也要去教、去带新人!

  撸掉肉串,蝎子反问道

  “这个计划结束了吗?敌方主将斩杀了吗?我们的目的达到了吗?”

  “哥,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?”,凌统还在吃蛋挞,拍着方向盘“皆大欢喜呀。”

  “那我们没有必要,继续沉浸在上一个胜利的喜悦之中,因为我们做的事情,本来就是一件件联系起来的,也许某个任务皆大欢喜,但是你要考虑到之后你要怎么办?我留下字条,既是要为我们蛮荒打响名气,也要告诉白色政府,这是蛮荒做的,就是要吸引他们来找我,因为我已经在计划着下一个胜利了。”

  原来如此,凌统点点头听明白“可是那些武器不留给蛮荒,真是浪费了。”

  将萧沧海埋葬后,蝎子第一时间通知了沈残,武器库里面的所有武器,全部都是沈残带走的,这些武器会在晚上送到三辆747的飞机上面,然后飞机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天门帝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苏允只为原作者画地为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地为牢并收藏天门帝国最新章节